吴晓燕  顧德

 

老屋!

 

曾几何时

家中有架残破的梯子

小小的我

在梯阶上玩耍

多少次 在无心者的玩笑中滑落

墙头的道道裂痕

像老妪的脸

正同她顽皮的子孙笑谈

 

那时悬挂墙上的 是心

是箭

是爱人的字眼

聚为一捧热恋

是海鸥的翅膀

飞越思念的海洋

这里曾住着痴爱的人

而我……

在这里住了一天

 

那时的我和同伴

整晚站在家门

向姑娘少女

抛出甜言蜜语

每当她们途经我们这里

便点亮了我们街区的小巷

 

那时的我彻夜不眠

光明天使 从夜空的酒坛

为我斟满

海阔天空般的渴念

然后我在孤寂中

听见恋人们爱的祷词:

“长夜已降临”……

“酒醉的人儿啊”……

“只为你的双眸”[i]……

为了她

吾生甘怀思念

哪怕为伊而亡!

 

我们都是痴爱之人

合体为一腔热恋

蝴蝶在爱中融化

爱在死亡中沸腾

 

这里曾是我家的入口

古旧的门把手

因蹭上居者的汗水

和他们梦的温暖而发黑

墙头的道道裂痕

像老妪的脸

正同她的子孙笑谈

这里曾放着我们残破的梯

 

父亲啊,哪里是我们的家?

我的孩子问我

我们老屋的钥匙

挂在他的胸前!

 

20061116

 

[1] 以上三句均是埃及现代著名歌唱家乌姆·库勒松演唱的歌名。此处具有伊斯兰苏非主义色彩。

 

 

 

火啊!

 

你站在门口

像只麻雀 当黑夜来临

便不再是清晨的伙伴

从你眼中 我看见青草等待的雨

从真主之国抵临处女地

我看见你在门口

等待着

悄然进入我心

花儿在池中沉睡

时间像吝啬的路灯

我的魂悬睡于爱人的阶梯

没有离去 没有到达

没有失去 没有返回

一只猫到来

舔舐我心中

那披着黑暗外衣的伤悲

我只看见草木在燃烧

我要取来思念之柴

点燃心的火焰

让它像祆教之火般烧旺

我给它添支柴火 躺在上面歇息:

我饥饿的火焰啊 吞噬我吧

把我用作你的干柴

即便消亡 我也存活于你

我要每日给心换一层表皮

每日感受灼烧

我残存的灰烬

每日又将化归火炭

多愿今年的洪水不会如期而至

火啊 多愿你能大过尘世之水

多愿万物宁静

只听见你的燃炽之声

沉默的夜

只聆听你的心跳

火啊火

但愿你

不会像他人的火焰般平息!

 

2010912

 

 

 

斯巴达克斯的十字架下

 

黎明时

太阳升起前

他们把他钉在十字架上

他的灵魂飘荡在云间

日复一日

他们把他作为起义者的示范

 

每天中午

在我们午餐的路上

我们看见他被钉着

一年了

他依然滴着血

每天,一滴血溅在沙地里

溅在令人发聩的沉静里

 

每天中午

衔着一片面包

我们匆匆赶往我们的桎

在劳作场地

在奴隶的山间

我们抬头看他

或许,我们看到他眼中的羞辱

知道了我们曾经经受

厚重的苦难

 

我们看到他高高地看着我们

微笑

胜利大笑在

他闪烁的眼泪里

仿佛

他从来不曾死去

从来不曾被施以钉刑

仿佛

是我们在十字架上

受难

因为我们的谦恭

受难

因为他的……微笑

 

07/01/2008

 

 

 

尘埃

 

当黎明栖息在

我的阳台

我起身打开

我灵魂的窗

我洗涤我心灵的镜子

擦拭它上面的尘埃

期望它光亮

夜晚振翅在

我双眼的地平线

他在每个清晨旅行

当他归来时

尘埃亦归来

一张陌生的脸孔

凝视我,神秘地

问道

我是谁!

 

倘若我的心灵用死亡将它包裹

双眼闭着,顺从地

它将被责怪么?

倘若它睡地很早

它也会很早醒来吗?

当他们选择了王冠的荆棘

心灵会介意路途的尘埃么?

 

荆棘将被戴到头上么,

除了拒绝弯折的那一根?!

蜡烛将遗憾么

如果眼泪为了在黑暗里交给爱人

却将他们的生命带走?

逝者会抱怨么

抱怨粮食的缺乏

路途的长远;

和海一般的黑暗

黑暗里迁徙的人们迷路了

他睡在波浪上

波浪并不退还他他的祝福

苏醒时

他已经死了

 

是的

我的心是死了

死在反复的戳刺里

心的确是死了

因为生命的意义

因为厌倦了死亡的信笺!

 

29/11/2007

07/12/2007

 

 

 

 如同以前

 

黑夜我回到家中

房子仿佛一口井,抑或是风的栖息地

风被束缚着,卑微地

寂静回荡着

祖父的肖像

悬挂在墙壁,羸弱地

穿着长袍,因为十字刑而憔悴

我从此再没看到祖父

邻里的孩子说我是孤儿

因为在一个夜里,我的祖父去世了

今夜

我只身在酒吧

我可能从酒杯饮进昨天的情景

却忘了

也可能从酒杯找到安慰;

为了忘却我敬爱的祖父

一杯酒足够么

即使我周围全是身在酒吧的舞者?

 

一星火焰点燃我心中的火

他告诉我

他不在只是在玩捉迷藏游戏

他将在街角重新出现

他将张开双臂

说道:“来吧,来吧!”

我将投向他的怀抱

哭泣

仿佛就在昨天

然后安静地入睡;

一个夜晚

仿佛就是昨天。

 

 

 

你总在那里

 

 你总在那里

倾听我

当我心中私语

祈祷时;

当我和着欲望哭泣在黑夜寂静时;

你总在那里

用我的眼泪

你浇灌我心希冀的田野

干旱时

洒下宽恕的雨滴

是的,

你总在那里

我跌倒时

你将我扶起

我死去

你让我重生

我误入歧途

你将我照看

我瞥到你的光亮照亮我的路途

你总在那里

 

今天是祈祷和

收获的时节

今天是哭泣和

歌唱的时节

哦,我的女神

你怎么才会将我遗弃

如果因为你的气愤

那将是我的宿命!

 

 

 

夜晚的尽头

 

那个在夜晚尽头急赶着

敲我们屋门,

卑微地乞求一片面包

一口水

一件羊毛披肩

抵御寒冷肆虐的人

可能不是别人正是神仙

在他口袋里

装着给我们下个诅咒的符语

 

可能那个在夜晚尽头赶来的人

仿佛一阵飓风

赶来警告我们,鸟儿

将把我们带向远方

遥远地

在那里现今将迷失

迷失的是现今

迷失的人在门边哭嚎

 

可能那个夜晚尽头赶来的人

不是别人,却是他

赶来嘲笑我的骄傲

赶来宣布不久

在冬天的夜晚

我将孤独流浪在街头

敲碰陌生的门

乞求一块面包

一口水

一件羊毛披肩。

 

可能那个向我们走来的人

尽管伪装,

却正是我。

 

 

Comments 发表评论 Commentaires تعليقات

click here 按这里 cliquez ici اضغط هنا